网站首页 > 人文经济> 文章内容

深化国际经济合作 助力构建新发展格局

※发布时间:2021-4-15 8:13:40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2020年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大变局加速演变,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逆全球化浪潮、中美全面战略竞争、新冠疫情引发的世界经济低迷和贸易投资萎缩等一系列重大外部风险。面对前所未有的新挑战和新,2020年5月14日,中央局常务委员会会议首次提出要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指出,构建新发展格局是应对新发展阶段机遇和挑战、贯彻新发展的战略选择。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新征程中,我国除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外,还进一步深化国际经济合作,在新冠疫情背景下持续开展一系列多双边经济外交活动,为新发展格局营造相对良好的外部。

  受疫情影响,先后停工停产,并为应对疫情采取国际人员和贸易往来措施,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遭受直接冲击。中国在国内采取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率先取得抗疫阶段性成功、率先复工复产,出台一系列稳外贸稳外资政策措施,为稳定区域和全球产业链提供“定心丸”。

  中国还积极采取多双边经济外交行动,加强全球产业链国际“维稳”合作,同周边国家启动并完善人员往来“快捷通道”,物资流通“绿色通道”和粮食安全“生命通道”,加快恢复人员、贸易和投资往来,保障供应链和产业链稳定畅通,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供的外部保障。

  此外,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通过扩大内需和促进外贸,和国际社会分享中国日益增长的超大规模国内市场,并为世界市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丰富产能,在疫情背景下通过举行线上广交会、第三届国际进口博览会等方式,扩大进出口贸易,尤其是中国的防疫物资、居家办公产品等优质制造业产品缓解了国际市场制成品短缺的问题,中国发挥了全球贸易“稳定器”的关键作用。

  当前,全球新一轮科技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日新月异,疫情期间数字技术在在线医疗、疫情监测、线上消费、复工复产等方面得到深度应用,数字化转型将成为世界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动力。2020年4月习总在浙江考察时再次强调,要善于化危为机,抓住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赋予的机遇,抓紧布局数字经济。

  在此背景下,数字经济合作成为当前中国推动国际经济合作的一大亮点内容,中国在多双边场合积极,愿同各方加强数字经济合作,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和东盟发布了关于建立数字经济合作伙伴关系的,表示将加强双边合作,抓住数字经济机遇,打造互信、互利、包容、创新、共赢的数字经济合作伙伴关系;中国还提出了《全球数据安全》,积极同各方探讨并制定全球数字治理规则,将对全球数据安全、推动数字经济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疫情全球大流行在一定程度上为“一带一”建设增添了诸多干扰和阻力,主义继续发酵,全球供应链暂时中断,地缘风险层出不穷,一些国家合作意愿和能力大幅下降,部分合作项目困境,这些负面因素都为“一带一”合作蒙上阴影。不过,疫情也进一步凸显出“一带一”建设的创新力和生命力。

  在国际投资锐减的背景下,发展中国家对中国投资的需求更加旺盛,根据商务部数据统计,2020年我国企业在“一带一”沿线个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77.9亿美元,同比增长18.3%;在全球物流不畅的背景下,中欧班列却持续保持逆势增长,发改委数据显示,2020年中欧班列开行12406列,大幅增长50%,中欧班列“生命通道”的功能凸显,为中欧合作抗疫提供重要助力。

  此外,“数字丝”和“健康丝”建设成为新亮点,进一步丰富了高质量共建“一带一”的内涵,增加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力和认同感,也为全球经济复苏发展注入新动力。

  疫情背景下,中国继续加快新一轮高水平对外步伐,积极参与国际经贸投资新规则制定,持续深化国内,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构建提供规则制度基础。在经过多年的谈判后,中国和东盟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并和欧盟完成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谈判,成为近年来中国经济外交行动的最突出。

  在国际社会面临主义逆流和新冠疫情蔓延的背景下,RCEP和中欧CAI标志着世界主要经济体以实际行动联手捍卫基于规则的多边经贸投资体系,为构建型世界、推进“疫后”经济复苏发展增添动力,同时,也是我国参与国际经贸投资新规则制定的重大,为我国持续深化国内、扩大对外提供重要抓手,我国推进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升国际经济竞争新优势也将登上新台阶。

  顾顺章灭门案

  可以看出,面临大变局叠加疫情带来的新挑战,我国开展的国际经济合作行动依然有声有色,充分发挥了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的“引擎”作用,为我国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供了重要助力。不过,在逆全球化浪潮持续高涨、中美全面战略竞争烈度不减的情况下,我国进一步深化国际经济合作、助力构建新发展格局面临的障碍和阻力也不容忽视。

  一方面,中美全面战略竞争长期化和常态化,我国面临的经济安全挑战和压力仍将持续增长,拜登表示将协调和盟友的对华立场,以应对中国带来的所谓经济、安全和价值观挑战,中美战略竞争态势或将继续发酵,美国可能会继续在5G高科技、产业链等领域构建排华性的经济联盟,我国国际大循环的安全和畅通。

  另一方面,我国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面临的规则制度或者说是发展模式竞争将愈发激烈,在一定程度上当前经济发展的首要目标已从效率转向安全,我国强调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继续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中国特有的规则制度推进国内国际供应链的安全稳定高效运行,很可能会遭受国家对我国发展模式的新质疑。为此我们必须做好有效应对,进一步深化国际经济合作,既要加快国内步伐,与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体系对接,又要在国际场合突出规则制度的特殊性,突出中国统筹经济和安全的战略考量,减轻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外部压力。(张玉环,习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狗狗币 ok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