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人文经济> 文章内容

一席首次来杭11位讲者分享了八个半小时的“人文、科技和白日梦”

※发布时间:2019-9-8 5:08:44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梦见自己杀人不见血11位来自各行各业的者,每人献上了40到60分钟的。他们中,有学者许子东,《盲井》导演李杨,电影学“大拿”戴锦华,独角戏话剧演员黄湘丽,追踪中华凤头燕鸥的鸟类研究家陈水华,在小镇调查15个月流动人口使用网络社交软件情况的人类学博士王心远……主题从房屋建筑到戏剧表演,从环保问题到网络怪象,跨度极大。

  从2012年8月底开始,一席以每月一场的频率举办,每场邀请7-12位人文、科技领域有故事、有智识的嘉宾。一席走过、上海、武汉、深圳、等多个城市,场场爆满。

  近乎于马拉松式的分享会,对于脑力和体力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挑战。何况,这又是一席首次来到杭州。杭州首场开票后,400多张门票不到一分钟就被“秒杀”,原价80元的门票一度在网络上被炒至500元以上。

  4月8日当天,在西溪天堂艺术中心门口的队伍里,绝大多数是二三十岁的年轻面孔,他们冲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而去,他们热衷一席所分享的“人文、科技和白日梦”。

  中午11时,西溪天堂艺术中心小剧场的门口已经大排场龙。人们手里攥着一张印着当期相关内容的明信片式门票,提早一个小时或者更多的时间在这里等待着,以便挑选一个更合适的。

  400多个座位的剧场全部满员,主办方不得不在阶梯和走道上放上坐垫,以便安排售出的门票座位。剧场搭起了T型舞台,强烈的暖光正中,一个巨大的红色“YIXI”的字样伫在角落,背景是一块可供放映图片和视频的幕布。

  第一位者是伦敦大学人类学博士王心远,穿着一袭红裙的年轻姑娘。为研究“全球社交影响”这个话题,这位数码人类学博士选择到浙江的一个小镇做田野调查。在长达15个月的时间里,她去工厂、手机店,观察与理解这些占了小镇人口三分之二的异乡人,如何在QQ上聊天、发QQ空间。“人们通常用社交网络来沟通,而打工者们则用它建造另一种与现实全然不同的生活”。她说,他们走南闯北,却没有一个寄托,他们在QQ空间里往往放着一个叫“家乡”的相册,他们很多年不曾回家,就把家随身带着。他们的分享里,仿佛过的是另一种人生,豪车、盛宴、度假胜地……有一次,小镇女孩坐在她对面玩手机,抬起头微笑着说:“怎么样,手机外的世界很难熬吧。”

  浙江自然博物馆副馆长陈水华的题目是“寻找中华凤头燕鸥”。这个自称“在文科类舞台上太吃亏的理工男”,频频把观众逗乐。2000年,摄影家在马祖列岛拍摄到已经消失63年之久的中华凤头燕鸥,从此,了陈馆长历时14年,踏勘2000余座岛屿的海上寻鸟之。目前,这个种群的总量已经从过去的不到50只回升到接近100只。“它们依然处于极度濒危的状态。”2017年,中华凤头燕鸥区向社会招聘两位监护人员,“除非你非常热爱鸟类,否则你三个月都将面对同一个人。”陈水华的语言轻松诙谐,生动诠释了一个科研故事。

  来自四川的雕塑家焦兴涛讲起了“羊磴艺术合作社”的奇幻经历。位于重庆和贵州交界处的羊磴镇,是千千万万中国的普通镇子之一。2012年,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教师焦兴涛在这里发起了“羊磴艺术合作社”项目。成了当地人之后,这些艺术家们才发现,艺术和展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赶集、赶场。于是,艺术家们跟着当地人一起生活。“不要谈人文、情怀,什么都不管用,就谈钱。”焦兴涛说,做木工、策划“羊磴十二景”……一系列艺术实践中,他们也和记录了镇子的发展。“中国现实生活的复杂性远远超过了想象,艺术就是刺破现实的那根针。”

  一个舞台、一束聚光灯、一块大屏幕、一个人,如今,这类知识分享平台已经越来越为年轻人所熟识。一席在杭州的开门红令人惊愕,但也在情理之中。

  一席的现场在安排了多个摄影机位。显然,并不只是提供给现场买票的400多位观众。团队会将现场每人近一小时的,浓缩制作成20分钟左右的视频,一人一期,在自平台上推广。

  “一席的未来是做优质视频的分发平台。”毕业于大学的言冬是项目的策划人。早年做传统出版的他注意到新的潜力,于是希望借助业已成熟的互联网平台做更多的。

  杭州场开票后,一个“一席杭州观众”的微信群便迅速建立,到结束后,人数已经达到了377人,几乎达到了现场参与者的90%。

  身临其境就会发现,这种分享会就像是实体版的“知乎”。十几名者之间没有交集、没有关联,也没有统一的主题。然而,这或许也正是这类分享会的魅力所在——作为观众,事先不知道自己会汲取到哪方面的知识。

  第一次现场听一席的wen表示,自己在国外留学,“做presentation的机会非常多”,回国后也热衷于参加各类分享会。“一席的模式很像‘TED秀’,不过相比于热衷于科技和创新方面的分享,一席似乎更注重人文社科类的题材。”连续听完八个半小时后,wen依然热情高涨而饱满,“我是从事城市规划方面工作的,今天好几个题目都和我的行业相关,收获很大啊!”

  在一席现场,不少观众反映,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很难静下心来好好地学习。而一席这样的模式,让他们感受到了久违的“上课的感觉”。也有人认为,这类知识分享模式,正好契合了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人们普遍产生的本领恐慌。

  据调查,一席的观众中,22岁到39岁的人数占到71.3%,而大学本科以上的人数占到总观众数的76.6%。通过积累的讲者资源,和高素质的观众资源,成为了一席手中的重量级砝码。

  为质量,一席通过两种渠道寻找合适的者,一种是通过人来找题目,一种通过选题来找人。“内容是我自己定的。”当天的者李颀拯说,前,一席团队花了大量的时间来和自己沟通题目,尽量选择真实的,大家关心的,以及对其他人没有讲过的内容。

  靠着最原始的口口相传,一席积累着自己的观众群。不到五年的时间里,一席的视频仅在优酷平台上的点击量,已经达到了1亿600多万次。一席的讲者从民艺人黄永松,到共享单车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玮,从古琴演奏家成公亮,到导演贾樟柯……500多位者在这里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故事,给1亿多人带去了思想的火花。

  财成国际

水磨石地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