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在偷懒 才会对危地马拉可怜的女孩们不管不顾

※发布时间:2021-3-23 1:41:17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在危地马拉北部的一家医院里,艾丽西娅(Alicia)正准备接受产手术。她不知道自己多大了,她和她的父母也不知道产手术意味着什么。记录上说她已经13岁了——如果属实,那么她才12岁的时候,就因为一个22岁的男人而怀孕了。

  手术室里,医生用手机播放着教音乐。一个小时后,一个重约4.5磅的小男孩出生了。他立刻被放进了育婴箱内。接下来的几天对他来说性命攸关。

  去年,危地马拉共有5100名15岁以下的少女怀孕。2010年至2012年间,10-15岁已育少女增加了25%。据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FPA)报道,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是世界上唯一一个15岁以下已育少女的人数不断上升的地区。该基金会预测,这一趋势仍会继续。

  文化传统、地方以及天主在生殖健康上的话语权使得危地马拉的少女们非常容易沦为性犯罪和早孕的者。

  佩滕(Peten,危地马拉的一省)一家医院的妇产科主任Carlos Vasquez说:“使得这些少女们非常容易早孕。最可悲的是这些犯不是13岁、14岁,他们都是27岁、28岁的成年人。在这些少女的时候,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13岁真的太小了,连骨盆都还没有发育完全。无论智力上还是生理上,她们都没有行为能力。太可悲了。她们生下的孩子很少有健康的。”他说。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怀孕和生育引发的并发症是导致15-19岁少女死亡的第二大原因。与20岁以上的育龄女性相比,生活在贫困地区的20岁以下少女生下死胎或婴儿在几周内早夭的风险会增加50%。同时,她们的孩子很有可能体重不达标,健康状况长期受影响。

  一天前,Vasquez刚刚为一位患有先兆子痫的14岁少女进行了紧急破腹产手术。如果不加以治疗,这种疾病会导致血压升高,最终令母亲和孩子双双丧命。

  15岁的米歇尔(Michelle)有一个年仅两岁的孩子,而孩子的父亲由于她被判10年。

  Photograph: Linda Forsell15岁的米歇尔(Michelle)正吃着草莓冰淇淋。她有一个年仅两岁的孩子,而孩子的父亲由于她被判10年。

  当时,米歇尔正走在距离危地马拉城50英里外的一个小村庄的上,一个腰上挂着一把砍刀的男人突然骑着摩托车追到她身边。“他还有一把绿色的。”——讲述自己故事的时候,米歇尔多次提到这一点。“他狠狠地打我,将我扔在地上,我疼得要命。然后他就把我了。”

  这起案是少数闹到了危地马拉法院的案件之一。从2012年1月到2015年3月,危地马拉国家科学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Forensic Sciences)共受理21232起案,但被告被判有罪的案子只有974起。

  米歇尔说:“我特别紧张。当我听到他被的时候非常高兴。”米歇尔没有上过学,但她必须出席满是成年人的庭审。她还曾受到犯妻子的。“她在大街上冲到我面前,对我说,如果我不把她丈夫从里弄出来,她就会打我或我,但我不怕她。”

  2009年,危地马拉出台了性犯罪和人口贩卖法。该法律认为,无论何种情况下与14岁以下的少女发生性关系即为,同时了严格的量刑措施以及对性者的援助措施。2012年,发现15岁以下少女生产的,任何医院和产科都必须向有关单世界末日最新消息位报告。措施颁布之初,有关单位曾收到大量该报告,但是现在的报告已经很少了。

  “家人们知道,如果在医院生产,医生会向有关单位举报孩子的父亲,所以他们现在选择在家里进行生产。”佩滕一家捍卫年轻人生育权的组织的工作人员说道。

  莉莲(Lilian)曾长期被母亲的叔叔。 Photograph: Linda Forsell从马塔克斯昆特拉(Mataquescuintia)市中心到莉莲(Lilian)的家需要车10分钟,再步行10分钟。她的家由三栋小楼及一个漂亮的花园组成。不同年龄的几个孩子在这里跑来跑去。莉莲一家是最近才搬到这里来的。在他们的上一处住所里,莉莲曾长期被母亲的叔叔。

  现年13岁的莉莲非常宠爱自己2岁的孩子Luis David。她说:“我不想再去想这件事了。”直到怀孕6个月去看医生之前,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她被过。“我害怕告诉我的家人。我觉得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我的错。”

  医生向举报后,莉莲的母亲将她的叔叔告上了法庭。她的叔叔逃跑了,至今仍。这么长时间以来,莉莲第一次笑了。她刚刚返回学校。她说:“我最喜欢的活动是做纸花。”

  Mirna Montenegro是一名医生,同时也是危地马拉提倡生育权的最大组织——生育健康观察组织(Observatory for Reproductive Health)的领导者。她提到,家长的父权主义是少女怀孕的问题之一。

  她说:“犯之所以会少女,是因为‘这个少女激起了他的性欲’。人们的第一直觉是这个少女自身有问题。这就意味着即使她们的母亲知道丈夫女儿,她们也什么都不会去做。许多这种女性本身就是的者。”

  她进一步说,的具体数字并不清楚。“一个月里女性只有五天可能怀孕,你可以想象案的数量。怀孕的人数只是全部案的冰山一角而已。”

  一份关于青少年怀孕的分析发现,14岁以下少女受到最大的来自其父亲。在记录在案的少女案中,有四分之一是少女的父亲实施的,89%是某位家庭或家人所熟悉的人造成的。

  Heidi抱着自己的孩子,正在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 Photograph: Linda Forsell性教育缺失同样是导致少女怀孕的因素之一。与父母及11个兄弟姊妹生活在哈拉帕一间破房子里的女孩Heidi说:“遇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我正在街上逛。他告诉我‘我想做你的男朋友’,我说好的。之后我就怀孕了。这是我所知道的一切。”

  在怀孕迹象变得明显起来之前,几个月过去了。Heidi经常,整天睡觉,开始爱吃柑橘和咸的东西。她觉得有东西在她胃里面活动,可又不知道那是什么。这些变化吓坏了她。最后,她的母亲开始产生怀疑,并带她去了医院。

  “我怀孕之后,他就离开了。” Heidi谈到孩子的父亲时说。她不知道那个14岁的父亲现在在哪里。怀孕之前,Heidi和莉莲一样,都会去上学。但在怀孕表现明显之后,她们被强制离开学校。米歇尔的老师告诉她,她对学校影响不好。

  Leiva说:“我们要争取的是性教育。一旦宣布性教育是必修课后,我们就会去农村里的学校教授性知识。女孩们不知道什么是性,也不知道性会造成什么后果。她们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学校不愿意去教她们,她们也不没办法自己寻找答案。贫穷是主要原因。”

  13岁的莉莲(Lilian)每日浆洗衣服,和她的儿子玩耍。Photograph: Linda Forsell堕胎是违法的,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在取得相关部门的同意之后才可以堕胎。Vasquez说:“在危地马拉将堕胎化可以降低少女们生育时的死亡率。我们的问题与其他认为堕胎违法的地方相同:女性经常求助于那些没有接受过训练的人来进行堕胎。这非常。”

  艾丽西娅的孩子生下来已经两天了。门将一群刚当上母亲的女性们集中起来,为她们讲授注意事项。但艾丽西娅并没有注意听,因为她不懂西班牙语。

  11岁的时候,艾丽西娅嫁给了一个她不认识的人。“他和父母来到我家,他父母询问我的父母,我是不是可以和他结婚。”没有人来问问她的意见。

  危地马拉的法律,14岁的女孩可以在父母的同意下结婚。但是在年轻女孩中,结婚其实很常见。在20岁到24岁的女性中,大约有30%的人在18岁前结婚。7%的人在15岁前结婚。

  一位医生过来教艾丽西娅在哺乳的时候应该怎样抱孩子。当孩子开始试着吃奶的时候,艾丽西娅松了一口气,和丈夫、父母一起回房间去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狗狗币 ok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