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评西语文化在美国传承现象

※发布时间:2021-4-14 4:06:59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核心提示:美国的拉美裔大部分是作为消费者融入社会的,而不是全面享受和的。深究这些矛盾的现实有助于看清文化产业特别是信息和娱乐产业所扮演的角色。

  参考消息网2月4日报道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网站2月1日发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杰茜卡雷蒂斯和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的安赫尔巴迪略撰写的报告,题为《美国的拉美裔与文化产业》,摘要如下:

  在美国生活着5410万拉美裔,占总人口的17%。预计美国将在2050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西语国家,届时拉美裔将占总人口的30%,购买力为1.5万亿美元,这是一个由4100万以西班牙语为母语的消费者群体,其中1100万的竞争力有限。拉美裔是美国增长最快的群体,但是作为在这个70%的国民经济依靠消费的国家,作为消费者群体的重要性并没有体现在决策层面上,拉美裔在中只占8%的比例。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潜在商业和客户的年轻人就显得更为重要。每年大约有80万拉美裔年满18周岁。拉美裔年轻人平均年龄27岁,平均增长率也高于其他群体。但拉美裔年轻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仍较低,因为通过教育来提高社会地位的途径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特别是拉美裔。超过3500万拉美裔表示主要是在家里说西语,因此家庭成为语言传承的主要。面对倾向于双语发展的语言政策,文化产业成为推动西班牙语、和发展的空间,特别是在私人和公共文化与消费大发展的背景下。

  纪罗里达被发现500周年的活动在中间的影响力有限,使那些认为有机会强调西班牙和西班牙语在美国的存在感的人感到烦恼。这一事件反映出更具结构性的一个问题:在美国土生土长的西语人群缺乏历史和文化认知,拉美裔移民及其后代也是一样。

  虽然最近一次人口普查已经突出了拉美裔群体的显著扩张,但需要在历史的背景下去分析这些数据才能理解几十年来关于人口问题的研究和调查是如何影响到针对西语人群的西语产品的生产与消费的,因为对西语文化产业的起源与发展产生影响的不仅有国际资本和人员的大规模流动,而且还有信息、通信和交通等领域内逐步实行的技术变革。

  很多学者人们对于拉美裔群体在美国历史和文化中的影响力缺乏认识和认可。这种历史遗忘体现在对拉美裔的观感上。19世纪中叶以来,墨西哥人和波多黎各人纷纷移民美国,成为美国西语人群中的大多数。随之而来的是19世纪的第一批古巴移民。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每年有近10万来自墨西哥的劳工进入美国。所有这些说西语的移民在边学英语边保留母语,同时融入英语为主的社会、文化和教育体系方面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在这一时期,西班牙语文化产业成为替代性的信息、通信和集体认同感的工具。

  在公共层面上,缺乏历史和文化认知与认可的同时,对于移民活动的性质和根源也缺乏认识。上世纪中叶以来,美国对拉美经济和干预的扩大导致人们追逐资本而去。工业化进程、传统农业模式的解体,以及和经济集团之间的武装冲突、社会和不稳定的压力等因素都加大了拉美人向外移民的压力,使美国的吸引力大增。上世纪七八十年代,40多万多米尼加人逃离国内的和经济不安全局势,来到美国,定居于东海岸,成为纽约地区仅次于波多黎各人的第二大拉美裔移民群体。多个中南美洲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危机推动大批人口向北迁移:近30万萨尔瓦多人和14.5万危地马拉人来到西海岸和南部地区,8.5万尼加拉瓜人和7.7万洪都拉斯人来到东海岸南部,35万哥伦比亚人来到东海岸和南部地区,22.5万厄瓜多尔人来到东海岸的北部,17万阿根廷人来到东海岸南部和西海岸南部,10万秘鲁人来到东海岸北部和南部。这些移民活动不是为了集体追求美国的物质利益,而是军事和经济领域内的干预行动造成的内战和社会混乱局势的产物。

  拉美家将上世纪80年代称为“失去的十年”,以此来形容结构性调整和经济危机对该地区的影响。美国则将这十年称为“拉美裔十年”,以形容拉美裔的群体日益壮大。这十年间有超过400万拉美人来到美国,是前十年的两倍,是60年代的四倍。拉美裔移民的爆炸式增长开始带来新的生产、消费和服务方式。在这方面,商业先于向移民打开了大门,无论他们有没有的居留证件。拉美裔群体在成为“新”之前先当上了“新消费者”。

  2010年进行的上一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拉美裔移民发生了新一轮爆炸式增长,总数已超过5000万,占总人口的17%,2050年有望达到30%。需要指出的是,如果说在“拉美裔十年”间美国的人口增长是建立在说英语的美国人基础上的,那么到了90年代就开始了一个转变过程,这个过程在之后的十年进一步加剧。此前在人口增长中起次要作用的少数族裔拉美裔首次成为对人口增长贡献最大的群体,占总增幅的34%。今天生活在美国的拉美裔大部分是在上世纪90年代来到美国的。在一篇关于西语世界新兴文化的报告中,乔治尤迪塞指出,工作类型和收入水平是影响到这些移民群体多样性的主要因素。例如哥伦比亚人的人力资本水平最高,每1000名移民中就有62名专业人士和管理人员。即便同是来自墨西哥的移民,来自该国北部和南部的移民之间也有明显的差异。

  在年龄划分上同样存在差异。墨西哥裔美国人的平均年龄最低,只有25岁,古巴裔美国人的平均年龄最高,为40岁。拉美裔移民的年龄普遍比在美国出生的拉美裔要大。委内瑞拉人的大学文化水平较高,比例达51%,危地马拉人和萨尔瓦多人则是另一个极端,大学文化的人只占7%。阿根廷人的家庭收入最高,为5.5万美元,洪都拉斯人最低,为3.1万美元。近半数的危地马拉人和洪都拉斯人没有医疗保险,而波多黎各人和西班牙人的这一比例最低,为15%。

  拉美裔群体内部的多样性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在信息和文化活动方面也存在诸多差异。但尤迪塞认为,他们仍被看作一个整体,因为他们都有着同样的语言和同样的教。因此,和亚洲人一样,拉美裔也是被看作一个另类群体的,特别是在日常生活中。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相对于白人和黑人的文化差异性,也是因为在、、机构、就业、、宣传和医学等方面的归类。虽然拉美裔移民要完全享受的道是漫长而复杂的,但他们一来到美国就加入了消费者大军。根据2012年的数据,拉美裔的购买力相当于1万亿美元,估计到2015年将达到1.5万亿美元。这种购买力推动了面向拉美裔的货物和服务供应企业的发展。

  在层面上,虽然一直在谈论“拉美裔选票”增多,但选民的数量并没有反映出拉美裔的真正规模,因为有一部分人还没有入籍,一部分人没有居留许可,有些人因为没有登记或弃权而没有参与投票。虽然2012年的中1120万拉美裔选民投票,创造了纪录,但他们只占选民的48%。此外,还有不到半数的拉美裔没有投票权。这种在选举中缺乏代表性的情况同样可以在进入层的问题上感受得到。虽然2014年11月4日的选举结果是拉美裔在议员中的比例有所提高,但远未能体现出拉美裔在美国人口中的分量。换句话说,虽然数量增长了,但是美国拉美裔群体的规模仍然更多地体现在作为消费者的身份而不是决策能力上。

  在地域分布上,最新统计显示,大部分墨西哥或中美洲移民生活在西海岸和西南部地区,来自加勒比和南美洲的移要聚居在东海岸的北部和南部地区,以及大湖地区。还应该考虑到一些非传统移民目的州的拉美裔人口增多,如南卡罗来纳州、亚拉巴马州、、肯塔基州、阿肯色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的拉美裔移民10年来增加了一倍。与此同时,四分之三拉美裔移民聚居的9个州也出现了移民人口增多的趋势。这9个州分别是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伊利诺伊州、新墨西哥州、州纽约州和得克萨斯州。

  多项研究指出,在这些拉美裔聚居的地区,双语是公共管理的一项挑战,因为大部分地区没有推行语言多样性的政策,而是倾向于在基础教育和专业教育阶段都加强单一语种的做法。争取拉美裔选票的愿望与推行歧视性语言政策的做法是相悖的。现行的语言政策是将拉美裔移民等同于以前的、意大利和波兰移民,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语言遗产。乔治尤迪塞认为,不愿促进语言多样性是因为语言差异性被看作一种,因为有些人担心美国将不再是它本来的样子,而变成了一个“的,被外星病毒侵入的国家”。他在报告中强调,美国半数的州都有英语法,并在机构使用英语以外的语言。

  提高社会地位所遇到的障碍在年轻人的教育中有明显的体现。2006年每100名拉美裔小学生中只有46人高中毕业,其中只有8学毕业,两人获得专业学位,不到一人能够完成研究生的学业。

  几代人之间的差异也影响到语言竞争力和身份形成的过程。最新调查显示,随着移民第二代或第三代的形成,与家族来源国之间的联系就变得更为复杂。大部分受访者认可多元文化,而不是单一的“拉美文化”。但在共同使用的语言方面却有着高度的一致,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8人表示能说流利的西班牙语,几乎所有受访者(95%)认为西班牙语是未来几代人一个重要的工具。

  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产生了从南欧向北欧和移民的新浪潮。很多西班牙人特别是有西班牙国籍的拉美裔涌入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人口普查中有4.5万西班牙裔,到去年已经超过10万。

  跨国眼光仍然是移民目的国公共管理部门一项亟待完成的任务,关于伊比利亚美洲、美国和的西语人群文化消费的研究也很有限。我们很难将美国说西语的消费者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因为他们是兴趣和爱好各异的一个群体,受到社会人口、家庭和交友情况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文化产业的发展与消费者的地理分布和集中程度有关。市场营销公司确认了2000-13年较为集中且增长较快的15个地区,、纽约、休斯敦、迈阿密和仍在持续增长中,因此当我们分析文化产业的主要生产中心时,上述地区是我们的重点。相反,夏洛特、罗利、亚特兰大和奥兰多虽然在持续接收新拉美裔移民,但并没有得到大企业的过多关注。

  一些研究认为,移民潮的减缓和拉美裔移民在美国生活的平均时间增加是拉美裔群体的英语信息消费增多的原因。我们认为,还应该考虑到其他一些因素,如在基础教育阶段的语言教育政策,西语人群获得双语专业培训的机会太少,语言和文化政策,以及轻视双语交流的历史倾向等等。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考虑到西班牙语文化产业的产品质量和内容等因素。

  半数拉美裔在日常信息消费中是使用两种语言的,他们选择英语来满足对美国的信息需求,使用西班牙语来了解与来源国有关的事件或者与移民、就业、卫生、文化和教育等有关的特殊话题。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只关心英语新闻,18%的人只阅读西语新闻。这种消费习惯在移民进程的不同阶段也有所不同。新移民很少接触英语新闻,第二代主要关心英语新闻或者兼顾双语新闻,第三代则以英语为主。拉美裔群体在选择方面的语言偏好有较大差异。大部分人用英语上网,少部分人偏爱西语网站。在选择方面,对两种语言的喜爱不相上下。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只看英语电视或看英语多于西语,19.3%的人更喜欢西语电视,12.4%的人只看西语频道。

  近年来很多都有开发新模式以满足某些拉美裔群体信息需求的计划。在西班牙语新闻方面,西班牙埃菲社是影响力最大的机构之一。目前埃菲社是向美国大部分西语提供新闻产品的主要通讯社之一,梦见手机丢了通过新开通的英语服务,埃菲社致力于向其他双语或英语提供服务。

  一项关于西班牙和美国的拉美移民线上消费习惯的最新研究报告指出,新技术在信息和服务消费中起到重要作用,也就是说,从“地理移民”转向了“数字移民”。调查显示,新移民向数字世界的流动速度加快,出于工作和跨洋家庭联络等方面的即时通信需求,拉美裔移民的技术需求不断增加。在美国,拉美裔网民从2006年的37%增加到2012年的56%。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其他的消费下降,从64%减少到56%,从58%减少到42%。能够较好地抵御新技术冲击的似乎是电视,虽然在信息消费中所占比例略有下降,但电视仍然是主要的信息来源。最新数据显示,拉美裔购买智能手机和使用社交网络的情况都有所增加。

  在美国进行的调查显示,说西语和不说西语群体之间的数字鸿沟在逐步缩小,但在电脑或固定电话的持有量方面情况恰恰相反。72%的西语人群表示拥有一台电脑,远低于英语人群的83%,但略高于非洲裔美国人(70%)。近半数说西语的人群家中没有固定电话,只使用手机,远高于非洲裔和说英语的人群。调查反映出与这些技术消费有关的三个关键:1)18-29岁的年轻人使用新技术的比例最高;2)教育水平越高的人使用新技术的比例越高;3)技术消费与家庭收入水平有密切关系。

  出版与新闻业是几十年来面临最多挑战与机遇的部门之一。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说西语的群体面临着排他性的语言政策,但与其他移民不同的是,墨西哥和波多黎各人凭借自己的文学和新闻产品年融入了美国。此外,第一代移民仍然将这些产品作为表达和获取信息的渠道,特别是关于来源国的或有关西语人群关心的其他事物的西语新闻,如移民、就业、卫生、文化,等等。

  西班牙语发行的10大市场正是西语人群较为集中的地区,依次是、纽约、迈阿密、休斯敦、、达拉斯、、圣安东尼奥、菲尼克斯和哈灵根/韦斯拉科/麦卡伦/布朗斯维尔。

  矛盾的是,在电影领域内,拉美裔常重要的消费群体,但在制作和管理方面却鲜有参与。最新数据显示,说西语的群体在票房中占据重要地位。他们在美国人口中占17%,但在2013年的电影观众中却占了32%。

  要知道,从一开始,好莱坞不仅拉美裔群体,甚至在情节中需要加入这部分人时,也是带着歧视和的。研究显示,虽然拉美裔人口在不断增加,但他们在摄影机前后的存在却在减少。这就是所谓的“拉美裔鸿沟”:当拉美裔作为消费者在增长的同时,他们在中的存在却在减少。

  在最卖座的10部影片中,拉美裔的制片人、导演或编剧很少,从2000-2009年只有2.4%的导演、0.8%的制片人和0.6%的编剧是拉美裔。2010-2013年的数字略有增加,分别为2.3%、2.2%和6%。但来自西班牙的移民却不同。虽然他们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不足0.2%,但在10部最卖座影片中,50%的主角和27%的配角是西班牙裔。

  在西语产生的初期,很少有针对拉美裔的制作,除了波多黎各。制作成本高是主要原因。此外,美国企业家认为西语听众的增长是不可行也不可能的。的节目制作人购买节目时段来西班牙语产品,一般都是清晨或周末时段,主要是一些广告和推销的节目。到了上世纪40年代,在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亚利桑那和纽约等州已经达到每周200多个小时,并且内容以音乐为主。到了十年代,西班牙语的增长率达到1000%,拉美裔群体也成为营销目标。从2002年到2008年,数量从587个增加到872个,约占总数的5%。

  最新数据显示,与企业家们的最初预计相反的是,对于针对西语人群的产品和服务制作人来说,今天的西班牙语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空间。

  音乐是西语中占主导地位的节目,97%的西语人群表示每周至少听一次音乐,每周平均20小时。是拉美裔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西语听众增加了50万,近4000万西语人群每周都会听,男性所占比例略高(53%)。

  唱片和音乐产业也是几十年来拉美文化爆炸的关键推动力。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西语人群对美国文化的影响力很大,特别是在饮食、音乐、体育、美的标准、生活方式、时尚和艺术等方面。西语消费者每年在音乐方面的人均花费在135美元左右。拉美音乐不仅在拉美裔中间找到市场,同样受到整个美国社会的欢迎。

  综上所述,说西语的美国人不是一个单一的群体,而是由特点各异的不同群体组成的一个集体,受到地缘、社会人口、社会文化和社会等因素的影响。首先要了解这些复杂性才能更好地对文化产业进行分析。几十年来,私人企业先于公共管理部门研究了拉美裔的文化消费习惯,以调整产品和服务结构。美国的拉美裔大部分是作为消费者融入社会的,而不是全面享受和的。深究这些矛盾的现实有助于看清文化产业特别是信息和娱乐产业所扮演的角色。

  虽然大部分说西语的美国人更倾向于对来源国的身份认同感,而不是“拉美裔”或“说西语的人”,但大部分人都将西班牙语作为共同的身份符号,并且重视学习、使用和这门重要的语言工具。但在层面上却倾向于双语种的使用,因此语言传承的发展和就局限于家庭范围,以及文化和消费层面上,这是影响到西班牙语文化生产机器的管理与发展的主要原因。(编译/何冰)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
狗狗币 okex